x

扫描关注“远东医视界“订阅号

行业新闻

发布日期:2018-11-05

?三明,三明,一直是三明。2012年以前,福建省三明市,这座车牌代码为“闽G”的城市在很多人看来并无特别。


但就在那一年,面临医保穿底压力的三明市,以全市22家公立医院为起点,推行医改新模式—— “让公立医院回归到公益性质、医生回归到看病角色、药品回归到治病功能”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药占比明显降低,医保基金扭亏为盈,“三明模式”在极短的时间内,成为新医改路上的“明星”,并独占“C位”至今。

从2016年到半个月前,先后两任国家副总理到三明考察医改工作;今年六月刚刚出任国家医保局局长的胡静林,上任首站是赴三明调研医改相关工作;被称为“三明模式”缔造者的詹积富也从三明市原宣传部长、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,一路成为新成立的福建省医疗保障局党组副书记、局长。

每一次调研,每一场谈话过后,“三明模式”全国推广的声音都此起彼伏。六年过去,以“三医联动”、“三:弦弧、“医务人员目标年薪制”为核心的三明模式,全国推广之路究竟进展如何?

“三医联动”

革新度 ★★★★★ 推进度 ★★★

“三医联动”,即医疗、医保、医药改革联动。多年医改,安徽、上海等省市都对“三医联动”模式进行过探索,但论及最受肯定的“革新代表”,非“三明模式”莫属。

三明版“三医联动”成效明显,尤其在药品采购和使用管理方面。坊间流传的比喻很生动,从前卫计部门只“点菜”不“买单”,医保部门要“买单”却不能“点菜”,药品招标单位、医保部门在药采领域的职能不清,医疗机构与药品经销商直接购销往来,利益链条难以切断。

三明通过以医保支付为基础的药品联合限价阳光采购,“两票制”的尝试,压低药价,压缩回扣空间,调控力度可谓空前,短时间内基本达到了药品量价齐降的目的。

由“三明模式”出发,福建省在2016年率先成立了省级层面的专门医保机构,省级医保办的激活变原来的“各管一摊”为“统一归口”,“颠覆”了原有管理体制,也为国家“超级医保局”的成立埋下伏笔。

今年三月震动医疗界的“超级医保局”横空出世,九月“三定”方案公布,推进把医药价格、招标采购以及医保支付标准统合在一个部门,以求形成新的、符合规律的医药价格治理体系。

尽管三明在推进“三医联动”过程中,“可能引发的药品质量及供货压力”、“有药商避开三明市场”等问题时有讨论,但三明“三医联动”模式在全国推广已成不争之势。

针对以上问题,国家在9月发布的《关于完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意见》中,也在“保障生产供应”方面做出了重点部署,可见全国推广的“三医联动”虽然带着“三明”的内核,但将适时而变,随之可能衍生出的种种问题,国家也希望通过组合拳的方式予以应对。

可以预见的是,虽然各地医保局均在今年集中成立,改革效果很难在短时间内显现,但随着三明“两票制”、“阳光采购”等政策的推进,“洗牌”式的变革必将席卷整个医疗市场。

“三:弦弧包/span>

革新度 ★★★★ 推进度 ★★★★

实现“三:弦弧笔侨?饕礁牡挠忠缓诵,2013年6月,三明成立“医疗保险基金管理中心”,将城镇职工医保、居民医保、新农合等三类医保经办机构整合,来规避重复参保、政策执行不一致、管理成本较高、资金使用效益低等问题。

同时,三明率先实行三类医保基金全市统筹,各类基金自求平衡。以求提高基金抗风险能力,统一三项医保政策,从而为制定和实施统一的医院考核体系、考核指标,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创造条件。

从全国来看,今年三月,原来由人社部主抓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、生育保险职责,和由国家计生委主抓的新农合医疗职责,都被归口到“超级医保局”的职责范围内,可以视为国家推行三明“三:弦弧蹦J降闹卮缶俅。

但相比“三医联动”而言,“三:弦弧蓖平?衔?杆俚脑?蛟谟,在本轮改革之前,也就是到去年年底,国内已经有8个省级地区,其它省区的35个地级地区,以及几十个县,都已经实现了普遍意义上的“三:弦弧。

虽然“三:弦弧币丫?腥嗽谧,但国家推进三明“三:弦弧蹦J降囊庖逶谟,希望“三:弦弧庇搿叭?搅??苯岷,使其对医改政策的贯彻能力和对医疗市场、医保基金的调控能力得以最大发挥,特别是在医保基金压力普遍较大的当下,此番改革的重要性更加值得深思。

“目标年薪制”

革新度 ★★★★ 推进度 ★★

“三明模式”的薪酬制度是通过取消药品加成和增加医务人员合法收入,让医生从前的灰色收入变成阳光收入,同时医生工资实行工分制,以缩小科室间的工资差距。

为了规避过度诊疗等弊端,制定“目标年薪制”,设定一个年度最高薪酬。主要根据职称分为四个级别:住院医师10万元,主治医师15万元,副高20万元,正高25万元。

但政策试点初期,“医生逃离三明”、“目标年薪制只执行到院长级别”的声音便此起彼伏。

在今年八月底,三明市发布的《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实施意见》中可以看出,落实全员目标年薪制正式提上日程,《意见》坦陈,三明目前的“年薪制”主要针对的是医院院长年薪制,但在此份文件下达后,“全员目标年薪制”就要在三明市公立医院推行开来。

已经推行改革六年的三明,尚且到近日才开始真正落实“全员目标年薪制”,也难怪国家在鼓励各地方时,只强调探索公立医院院长年薪制改革,未见“全员”推进了。

业界虽然普遍承认三明“目标年薪制”是件好事,但因为各地医院收入水平差距较大,且在具体实施过程中,医保系统和医院的对账问题落实起来并不容易,同时还要考虑到权力下放、患者医疗费用满意度、公平绩效分配等因素,“目标年薪制”的推行或许真的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关于“三明模式”的争议从未停歇,但其走向全国已是不争事实。功过暂且不论,三明医改直面问题的态度是摆在台面上的,比起有些云里雾里的说辞,总是让人觉得更踏实些,但愿这份“踏实”也能成为样板,同“三明模式”一起铺将开来。

来源:健康界